日落後的銀河系

*大概是普子獨
*只是想看普爺為了一隻貓而吃醋的樣子
*我好廢,對不起。(

骨灰級玩家重返小花仙ヾ(*´∀`*)ノ
畫了自己很喜歡的拉姆套裝+月桂法杖♥

【親子分】日落後的魔法 (歌詞文)

偶然發現自己的舊文,覺得很懷念所以上來放放
(此人現已手殘末期,痛哭流涕)
⊙此文的名稱只是歌曲名稱罷了,與內容無關。
⊙歌曲是佐香智久(少年T)的夕暮れの魔法,歌詞依各人翻譯不同而有所差異。
⊙故事劇情大約是在義/大/利獨立後,親分子分尚未交往。

以上,非常感謝各位(鞠躬)

***

風和日麗的下午,微風輕拂,大樹低聲呢喃呼應著,小鳥愉悅的哼唱輕快的歌曲,自在的在樹叢間穿梭跳躍。耀目的陽光透過層層綠葉,在草坪上投射出一方溫暖的鵝黃。安東尼奧悠閒的躺在草地上睡午覺,享受片刻閒情的午後時光。

「喂!番茄混蛋起床了啦!喂你是睡死了嗎!」耳畔傳的一陣咒罵聲劃破了此刻的安寧,安東尼奧慵懶的聲個懶腰,打了一個大呵欠,隨即番過身打算繼續沉浸在那美好的夢境中。

「混帳我叫你起床你是耳聾呀!」少年抬起腳奮力的向某人的腹部狠狠的踹下去,「唔……」一陣疼痛感迫使安東尼奧不得不從夢境中重回現實。「羅維諾別踩了,親分這不已經起床了嗎?」安東尼奧爬坐起身笑笑的向羅維諾賠罪,「怎麼啦?有事找俺嗎?」臉上漾起大大的笑容,安東尼奧對於羅維諾出現在此感到萬分開心。

「哼今天笨蛋弟弟又跑去那個土豆混蛋家了啦畜牲!」羅維諾憤恨的說道。

「是嗎?那今天就由親分陪你吧~」

「不要太囂張喔你這個混帳!」

 

在遙遠天空的太陽降要沉落 

今天貌似又將要寂寞地結束了

 

「啊啊羅維諾抱歉再等等喔,親分採收完這一區的番茄咱們就回家去吧!」安東尼奧雙手合掌,露出一臉的不好意思的模樣。 

羅維諾微微皺眉,雙手交叉於胸前,「給我動作快一點,我肚子都餓了拉番茄混蛋!」不耐煩的催促著安東尼奧。

「羅維諾對不起嘛~親分回家後作最美味營養的番茄大餐給羅維諾作為陪禮好嗎?」

「真拿你沒辦法,老子就好心的多等你一下吧。」隨手摘下一顆熟透的紅蕃茄,默默的走向大樹下後便坐在柔軟的草地上啃食著。

輕咬一口,香甜的汁液變在口中湧出,酸甜的果肉在齒頰間跳躍,甜美的番茄氣味讓羅維諾半瞇著眼,臉上不經意的流露出幸福的表情,但隨即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便立刻擺回平時的臭臉。“果然還是安東尼奧種的番茄最好吃了。”心想,當然他絕對不會笨到跟安東尼奧那個混蛋說,跟他說的話一定會被他笑!可惡!

「俺就知道羅維諾對親分最好了~~」抹去額上的汗珠,方才羅維諾可愛的舉動全看在眼底。安東尼奧臉上重新掛起羅維諾在熟悉不過的憨厚的笑臉。「羅維諾剛才真可愛!」

才從樹蔭下走回來的羅維諾聽見安東尼奧這番發言後微微一愣,雙頰不禁浮起一抹淺紅,他惱羞成怒的毫不留情地讓安東尼奧吃了一記頭槌,「你他媽的居然看到了!」語畢隨即奔離番茄園,留下一臉錯愕的安東尼奧。

「奇怪了俺又惹到羅維諾了嗎……」安東尼奧無奈的搔搔那棕褐色的捲毛,不解的蹙眉深思,隨即又想到追回他家的小番茄比較重要,於是立即隨手提起一筐果實飽滿的番茄背於肩上,邁步朝向羅維諾的方向奔馳而去。

「等等呀羅維諾!不是說好要等俺了嗎!」

「混帳我反悔了不行嗎!」

「咦咦怎麼這樣!」

 

即使是毫無意義的對話

也這樣消磨著時間步行回家吧

 

紅橙橙的夕陽底下是一片田間小徑交錯而成的田地,此時的兩人依舊一邊追逐一邊爭吵著,直到一雙厚實的大手朝向羅維諾的肩上一放。 

「嘿咻─羅維諾終於被俺捉到了呢~」

「混帳!把你的髒手拿開!」

 「羅維諾這樣親分好傷心呀~~」

 「誰理你呀!最好就這樣傷心到死吧!」

 轉瞬之間,羅維諾感覺到一股溫暖的氣息從自己的手心傳的而來。他驚嚇的想甩開手,但對方卻是牢牢的緊握住不放,不爽的抬起了頭,卻在瞬間對上安東尼奧的燦爛笑容,讓不知所措的羅維諾臉蛋霎時刷上一層緋紅。

 看著自己害羞彆扭的子分,不禁傻呵呵的笑了起來。安東尼奧心想這若是要比較的話大概就只有特級品中的鮮紅番茄足以媲美的吧。

 「笑屁呀還不快放手!」

 「親分是不會放手的唷~俺一放手羅維諾不知道又要跑去哪了~」

 「……畜牲。」

 在經過數次掙扎都宣告失敗後,羅維諾只好灰心的放棄掙脫。白皙的臉龐早已是紅霞滿布,心也跟隨著臉上的溫度不斷加速,羅馬諾低下頭來不敢直視前方,任意放縱安東尼奧拉著他的手。安東尼奧斜眼偷偷觀察著他最親愛的子分,深邃的祖母綠眼眸難以掩飾那溺愛的眼神與柔和的笑意。

 

緊牽的手溫暖無比

 你與我如一心同體

 即使毫無變化的陰沉的一天

 也會因此而染上溫柔的色彩

 

夕陽懸掛在半空中,大地被渲染成一片暖黃。雲彩忽聚忽散,泛著橘紅的光彩。落日的光芒照射至兩人身上,暗淡的影子在崎嶇不平的道路上搖曳著。突然間,羅維諾的腳步停了下來,「羅維諾,怎麼了嗎?」安東尼奧臉帶疑問的回過頭看著欲言又止的羅維諾。

「如、如果那時給你一個機會重新選擇,你會選擇菲利那小子還是我?」話才剛說出口羅維諾就後悔的想去挖個洞跳進去了。

“該死剛剛我到底在說什麼呀”有些惱怒的看著安東尼奧,羅維諾心裡清楚的很,不管是在廚藝、繪畫、經商、打掃這些方面自己總是比別人差了一點,每當他和菲利奇亞諾站在一起時,大家一向只會誇獎菲利奇亞諾而自動無視他的存在。他不得不承認菲利奇亞諾的確比他能幹許多,而他的笑容也十分甜美可愛……

 

「羅維諾,俺問你,你究竟會些什麼?」他想起當初安東尼奧一副疲憊的神情來到他面前,無奈著問著他。

 羅維諾抬起頭看著他,眼底閃過一絲輕蔑。「我就是什麼都不會,怎樣?」像是嘲諷似的說出這番話,換來的是安東尼奧錯愕的神情。

 

 他也曾嘗試著去學習、去改變,但卻始終不見任何成效,他開始感到沮喪,對於安東尼奧他家裡的那些奴僕們所做出的鄙視眼神早已是見怪不怪。

 ……雖然讓人超級不爽的。

 

聽到自家子分所提出的問題,安東尼奧歪頭想了想。

 

「嘛……一般人當然會選擇小菲利……」「混帳我最討厭你了!」「嗚噗!」

 話都還來不及說完一記威力十足的頭槌就這麼結實的擊落於胸前,羅維諾冷哼一聲,惡狠狠的瞪著表情因疼痛而略微扭曲的安東尼奧,雖然原先就料到是這個答案了但他還是感到極度的不爽。

 「嗯……雖然羅維諾掃個地板可以把週遭的花盆雕像都打破,整理書櫃可以把書弄得亂七八糟到最後連書櫃都長腳逃走……」

 「畜牲去死吧!」

 「等……啊羅維諾先別哭嘛,親分都還沒說完吶,

 就算羅維諾什麼都不會也關係,只要能永遠在俺的身邊俺就心滿意足了。

 所以不管如何,俺都不會離開羅維諾的唷!誰叫羅維諾是俺最可愛的子分呢~」

 羅維諾其實並不比別人差,只是這彆扭的傢伙,別人說什麼,他就越要往返向走。雖然外表看似強硬,嘴上總是帶著尖銳的話語對人惡言相向,並且動不動就以頭槌回迎別人。但安東尼奧明白,其實羅維諾是個心地善良的人,這只不過是他在掩飾心中的不安與害羞罷了。

 「混、混帳,誰是你的……」

 「就算大家都討厭你,俺還是最愛羅維諾唷。」

 「他媽的誰被大家討厭了呀!」

 羅維諾滿臉通紅,厥著嘴將頭瞥向一旁,安東尼奧無奈的笑了笑。

 「好了咱們回家去吧,不然太陽公公就要下山囉。」

 「你現在是把我當小孩在哄嗎混帳。」

 

暖和的光線落在羅維諾身上,臉上的線條也因此變得柔和許多。不經意的,安東尼奧發現羅維諾平時那張總是吐出惡言的嘴此時居然微微的向上勾起一抹不易察覺淺笑。他又驚又喜,殊不知多久沒有看過羅維諾如此率真的笑容了,而且不可否認,羅維諾笑起來真的很好看。

 「羅維諾你笑起來真的很可愛,你應該多笑一點。」

 「混、混帳誰笑啦,誰、誰要做那麼蠢的事……」

 「啊,好像一顆熟透的番茄。」

 「看屁呀!笑甚麼!看老子出糗很有趣嗎?!」

 「啊哈哈好了羅維諾別打了拉~」

 「可惡你還是去死好了啦──」

 

只要你能露出笑容

 你看我啊、也跟著一起笑了哦

 我知道呦 那個想要找尋著的景色

 一直都是你給我的

 

安東尼奧笑了笑,眨眨雙眼流露出一絲調皮的神色,趁著羅維諾不注意之時,悄悄牽起那隻被冷落的手。羅維諾被此舉動驚嚇到,卻反常的並未掙脫,只是彆扭的撇過頭,這樣的反應讓安東尼奧高興不已,努力克制自己衝上前抱住自家小番茄的慾望,臉上不禁擺露一副幸福的憨笑。羅維諾用眼角餘光見到他這副癡傻樣,瞬間湧起想扁人的衝動,但最終還是忍了下來。「大笨蛋……」羅維諾癟著嘴,以極為輕細的聲音說道。

 

 所以一直都要陪在身邊哦

那緊牽的手不要放開

 雖然有些讓人不甘心

 但我已漸漸地染上了你的色彩

 

隨著天色逐漸昏暗,兩人總算是回到安東尼奧的家。「番茄混蛋老子肚子餓了啦!」前腳還未踏入家門羅維諾卻提早一步提出抗議。「好好親分這就去準備~」看了一眼正坐在沙發上抱著他最心愛的番茄抱枕的羅維諾後,便笑笑的走入廚房。

 沒過多久,整間房子霎時香氣四溢,安東尼奧端著熱氣騰騰的飯菜矲放置餐桌上。

「羅維諾~吃飯囉~」

「餓死我了混帳!」

 「怎麼樣?好吃嗎?」安東尼奧笑嘻嘻的看著羅維諾吃下第一口義大利麵,「勉、勉勉強強,別太得意了混帳!」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安東尼奧的聲音像是鬆了一口氣似的,「那麼羅維諾盡量吃吧!今天是個值得慶祝的一天呢~」

 「什麼跟什麼呀……」羅維諾再度品嘗一口義大利麵,酸甜的番茄香氣旋即在口中化散開來,雖然很不甘心,但還是不可否認這傢伙的廚藝真的是該死的好。

 「別吃得太急呀,放心沒人跟你搶的。」看著眼前自己最珍愛的子分,安東尼奧不禁苦笑起來。

 「吶,羅維諾,咱們好像也認識很久了耶。」安東尼奧撐著下顎,看著將盤中義大利麵全數吃光的羅維諾,若有所思的說道。

 「最初俺剛得到西西里的時候,其實只是想把你這小鬼抓來好好恥笑一番……」

 「混帳!」

 「結果誰知道居然還是個很任性很討人厭而且什麼都不會的小鬼。」

 「他媽的你現在是想打架嗎畜牲!」

 「啊哈哈對不起……俺只是在回憶而已嘛,

 不過俺可是看著你慢慢長大的呀。從那一丁點,到現在……」

 羅維諾沉默。他何嘗不也是看著西/班/牙從一個小小的行省逐漸成為強大的帝國,之後又邁向衰敗之路……

 「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對你的感情有了改變……

 可是當俺意識到了時候,你卻已經離開我了。」

 當西/班/牙衰敗之時,各個殖民地也開始展開了獨立運動,當然義/大/利也不例外。西/西/里/島首府首先爆發人民起義,緊接著義/大/利獨立戰爭就此揭開了序幕。

 在義/大/利人民共同的努力下,先是紅衫軍起義,接著參與普/奧戰爭,協助普/魯/士並順利取回威.尼.西.亞。最後在普/法戰爭中奪回羅.馬,並訂定為首都。

 

──1871年,義/大/利王國完成統一。

 

沉悶的氣氛籠罩於兩人之間,一時間兩人都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你,討厭我了嗎?」羅馬諾首先打破這令人難受的安寧,眼神直視著那雙深邃的綠眸。

 「不會的。俺明白,你是羅馬諾,而我是西/班/牙,我們……只能順應著這個時代。」

 「我從不後悔讓義/大/利完成獨立。」

 「俺知道。」

 

「俺雖然捨不得你離去,但安東尼奧希望羅維諾能夠得到快樂。」

 

雖然現在的我為了你

 能做到的事情還是很少

 現在、你所追尋的景色

 總有一天我會給予你

 

羅維諾抓著安東尼奧的手腕低頭不語,頭髮遮住了他的表情,安東尼奧雖然看不到他的面容,卻能感受到從手腕上傳的而來的冰冷溫度。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著,安東尼奧靜靜的看著羅維諾,而羅維諾也只是低頭不語。

 再度席捲而來的沉默讓安東尼奧有些喘不過氣,「抱歉,羅維諾……」手掌緊握成拳,他真的覺得自己很沒用,居然把事情弄成如此糟糕的狀態,卻又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就當作我剛才沒有提過這件事好了。」

 「混帳誰允許你擅自做決定了,」羅維諾抬起頭,「你這混帳從小個性鑽牛角尖又不解風情,臉上總是帶著那副憨傻的笑臉,明明對女人很有一套,卻往往辜負了他們,講話超級欠揍自己卻完全不知道……你分明是這世界上最蠢的蠢蛋!」一口氣講出一連串的評判,讓安東尼奧霎時之間感到難以招架。

 「是是親分是蠢蛋……」苦笑看著羅維諾,犀利的批評可真有他的風格。安東尼奧感受到羅維諾抓手的力道增強了些,手腕上的溫度比先前更為冰冷,臉上也刷上一層慘白。他知道,羅維諾正在緊張。

 「……可是究竟是為甚麼,我會喜、喜歡上你這個蠢蛋……」撇過頭,用極為細小微弱的聲音說著。羅維諾耳根子早已紅透,微微可見那稚嫩白皙的臉龐如今渲染成朱色。

 「……诶等等你剛才說了些什麼再說一次好不好!」安東尼奧感覺自己的腦袋好像當機似的,呆愣了好幾秒後終於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安東尼奧如獲珍寶的,激動的將羅維諾緊緊抓著不放,羅維諾蹙起眉,被緊緊抓住的感覺讓他十分難受。

 「我就說你這混帳講話超級欠揍的你知不知道!快給我放開手呀畜牲!」羅維諾粗魯的把纏在自己身上的手用力甩開,氣呼呼的瞪著眼前笑得非常欠扁的人。

 「羅維諾對不起!俺一時太激動所以才……」安東尼奧趕緊低身道歉,他到目前為止都還無法置信自己雙耳所聽見的話,激動的情緒至今仍無法停息。

 「下次可別再做這種蠢事了!」羅維諾內心其實高興不已,他終於將自己多年來想說的話確確實實傳達給對方了。

 「羅維諾,俺其實一直以來都喜歡著你,

 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俺都會一直待在你身邊守護著你,永遠不離開。」

 「混帳你在說什麼傻話,不管是在過去,還是在未來,你……」

 

「只能是老子一個人的。」

 

每當你說著任性的話語

 我的存在意義就逐漸增加

 只要這樣子就好就這樣子下去吧

 無論何時都在身邊哦

 

安東尼奧將對方輕輕的納入自己懷中,對方身上那熟悉的番茄香氣總是讓羅維諾感到安心不已。儘管痛苦的回憶無法抹去,但從現在開始,他們可以一同開創屬於他們的未來。

 安東尼奧一手握著羅維諾的手,一手輕撫上對方的臉蛋,讓羅維諾抬起頭來。

 吻,很輕,僅僅落在唇瓣之間。

 

『Te amo Lovino./Ti amo Antonio.』兩人一起說著極為相似的語言,相視而笑。

 

雖然只是你笑了

 你看我也、能夠隨之微笑

 我明白的我所追尋的景色

 一直以來都是你所給予的

我又是否能夠給你呢

 

─THE   END─

 

自家孩子和朋友的女兒(*˘︶˘*)

放個舊圖(黑歷史
因為太愛惡友組了所以先來刷個存在感(///▽///)